生活污水处理前期不重视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绿日环境资讯:经过相关部门的调查分析,在多余各个地区的检查报告分析,对已经上报的问题有6426个问题之外,督查小组又持续发现了217个新的问题,这不仅仅是问题数量上的问题,现在还没有发现对水源造成直接污染的重大隐患没有找到好的处理方式。

  水上的移动污染源对水源地也存在威胁。地下饮用水水源地,是否完全安全仍是未知数。2018年内生态环境部将会通知地方开展自查。

  长江、鸭绿江、鄱阳湖……这些地图上耳熟能详的大江大河大湖历经风雨,至今仍是人们赖以生存的源泉,从这些地方取水口里抽出的水,经过水厂处理,通过自来水管网送到每家每户。

  居民的饮用水是否存在安全隐患?覆盖全国212个地级以上城市、1586个水源地的大督查正在展开地毯式排查。

  截至2018年5月29日,生态环境部已经通报了四批环境违法问题,这意味着,除了此前各地自查上报的6426个问题之外,督查组陆续查出了217个相对突出的新问题。

  被查出的问题中,既有传统的农业、企业排污,包括一级保护区内的农业种植、网箱养殖、采砂、机械加工等。也不乏餐饮饭店、旅游景区、垂钓园区、培训机构甚至政府招待处,这些风景秀美的水源地也被认为是度假休闲的好去处。

  根据要求,这轮水源地大督查涉及的问题整治须在2018年底前完成,不过,根据督查组现场检查的进度看,整治进度并不乐观。

2018053115132720.jpg

  2018年5月26日,南通市通州区通吕运河北岸,督查组沿着河边逐一排查排污口。 刘佳/图

  督察组:“斗智斗勇”

  发现问题大多是“斗智斗勇”的过程。

  2018年5月27日,南方周末记者跟随第114督查组前往江苏南通如皋市长江长青沙七匡水源地。根据地方此前的自查上报,二级保护区内渔船避风港在非紧急状态下有渔船停靠,距离最后整改期限只有一个月。

  然而督查组发现,现场仍有二十多艘船只停靠。当地乡镇一名工作人员解释称,只是暂时停靠,并没有人员生活作业。

  督查组组长甄玉军径直找到配电箱,逐一检查十几个电表,发现有电表仍在跳字。“这是怎么回事?”“可能是路灯。”工作人员解释。

  “不对,你说实话吧。”“就是有点制冰的。”问出线索后,督查组顺藤摸瓜,发现了停靠船只旁码头上的船舶修理器械和油污的痕迹。“挨着水源地一级保护区,就差一点,一下雨全都入江了,咱们饮用水源地哪能有这些?”

2018053115130946.jpg

  2018年5月24日,督查组在午饭后杀了个“回马枪”,在洪港水厂取水口办公楼后的草丛中撬开井盖,查找生活污水排放去向。 刘佳/图

  有时是一个看似一个整洁的门面,暗里却藏着玄机。

  生活污水处理前期不重视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在狼山水厂水源地一级保护区内,一个名为西山村庐的院落里,督查组发现四栋建筑,其中一栋挂着“江海绿洲教育基地”的牌子。询问过后,当地工作人员说早已停业。甄玉军径直走到前台翻看起记录,在一本册子中,找到了3月28日节能灯和软管维修记录。“你不是说不用了吗?”“漏水可能要修一下。”“都不允许你开了,还修什么?”工作人员被问得哑口无言。


相关推荐